2015年12月31日 星期四

大新百貨公司與蔡氏家族 (五)

廣州大新毀於戰火

上海大新開張後僅一年多便爆發『七七事變』,日軍全面侵華。1938年10月20日廣州被日軍佔領,西堤大新被日機炸中起火,連續燒了四天三夜,全部貨物付諸一炬。因城內大新的貨物在廣州淪陷前都搬到西堤大新儲存,所以一同被燒光,廣州大新公司從此元氣大傷,一蹶不振。

上海大新在公共租界,暫時得以避過戰火,形成畸形繁榮局面,蔡昌善於經營,營業蒸蒸日上,又因戰時貨幣貶值,所欠麥加利銀行貸款得於1940年一次償清。但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後,日軍佔領了上海租界,大新被日方派監督官管制。接著,香港亦被日軍佔領,香港大新亦受日本軍方管制,經營十分困難。

1945年8月,抗戰勝利,上海一度出現暫時性的繁榮景象,大新公司營業興旺,超過永安公司而躍居四大公司之首。

廣州方面,抗戰勝利後,廣州城內和城外大新公司由於抗日戰爭期間創傷太嚴重,未再復業。

這兩座建築至今仍然屹立著,只不過城外大新已經演變成『南方大廈國際電子數碼城』,城內大新現在叫新大新百貨公司。

放棄上海大新

上海方面好景不常,到1946年後,由於美國商品對華傾銷及發生內戰,上海百貨業面臨困境,大新公司的營業額也不斷下降,全年營業額遠較永安、新新為低。

這時,香港大新的營業卻日見好轉。於是,蔡昌於1947年帶著全家回到香港定居,滬行委託蔡惠民管理,盡量清貨,逐步將資金抽回香港。

至1948年初,滬店又遭國民政府『限價』政策的打擊,元氣大傷。原來抗日戰爭期間,國民政府已大量發行當時的通用貨幣『法幣』,及至抗戰勝利,內戰開始後,國民政府為支付內戰軍費,財政赤字更直線上升,物價瘋狂上漲,社會經濟一片混亂,1948年通貨膨脹達惡性時期,法幣急劇貶值。

國民政府為挽救財政經濟危機,決定廢棄法幣,改發金圓券;限期收兌人民所有黃金、白銀、銀幣及外國幣券;限期登記管理本國人民存放國外之外匯資產。

發行金圓券的宗旨在於限制物價上漲,規定『全國各地各種物品及勞務價,應按照1948年8月19日各該地各種物品貨價依兌換率折合金圓券出售』。這一政策,使得商品流通癱瘓,一切交易轉入黑市,整個社會陷入混亂。

10月1日,國民政府被迫宣佈放棄『限價』政策,准許人民持有金銀外幣,並提高與金圓券的兌換率。限價政策一取消,物價再度猛漲,金圓券急劇貶值,從初發行時的最高面額100百元,最後竟出現50萬元、100萬元一張的巨額大票。金圓券流通不到一年,形同廢紙,國民政府財政金融陷於全面崩潰[A1]

這種情況更使蔡昌下決心放棄上海的生意。及至大陸政權易手前夕,蔡昌又命滬行幾名代理人員先後離滬去港,專注於港行的經營,而滬行則形成既無資方、又無資金的局面,僅由職工組織『企業維持委員會』維持營業。

後來蔡昌從報刊上獲悉中共政權對私營工商業實行所謂『公私兼顧、勞資兩利』的政策。1950年2月,上海大新公司職工派代表赴港,向蔡昌宣傳政府政策,希望他早日回滬與全體職工共同經營企業。蔡昌當即表示允予考慮,遂先行電匯上海大新公司港幣3萬元,後來由於年老體衰,行動不便,且猶豫未決,終未成行。但上海大新仍由其胞弟蔡偉民任總經理。

1951年蔡昌因病在香港去世。上海大新公司於1953年11月改為國營上海第一百貨商店。

蔡昌因盲腸炎逝世

蔡昌在國內及香港都曾任多項公職。1929年他獲委為4月29日成立的中山縣訓政委員會委員,翌年2月曾就縣中建設事宜到首都南京與中央官員商討。

1935年10月,又因發生中山縣民控告中山縣長楊子毅一事,在上海被行政院長孫科召見,原來孫科是中山人,對故鄉的事特別關心,於是向蔡昌詢問其事,並派他前往廣東,將孫科及其他訓政委員的意見向西南當局轉達,『以期無枉無縱』。[A2]

蔡昌又曾任中山商會值事,華商總會理事,廣州方便醫院主席,以及其他多個華僑團體的理監事。

二戰後蔡昌長住香港,任保良局總理,並於1949-1950年那一屆當選主席。他又曾任香港東華三院總理、香港中山海外同鄉濟難總會委員等職。

網上很多網頁都指蔡昌於1953年病逝,其實是以訛傳訛。蔡昌於1950年患上慢性盲腸炎,醫生主張開刀割除,但蔡昌認為自己年事已高,拒絶施手術。

翌年 (1951年) 7月第一個星期某天,蔡昌偕友人到香港仔吃海鮮啖茘枝,回家後感到不適,立刻就醫診斷,驗出是急性盲腸炎,可是延至7月13日晨才入院施手術,但已返魂無術,享年75歲[A3]

蔡昌遺體於7月14日在堅道3號蔡家大宅大歛,15日下午時在般咸道合一堂舉行安息禮拜,隨即出殯,下葬薄扶林道華人基督教墳場[A4]

蔡昌遺下兩子一女,兩名兒子迺誠、惠霖早年留學美國,當時均為香港大新副經理。蔡昌夫人梁信慈則已於早一年因腦溢血逝世。

蔡昌夫婦及其母親和後人均下葬薄扶林華人基督教墳場,
他們的墓碑羣四周由深啡色牆圍繞著,明顯地自成一角。

蔡興逝世

蔡昌兄長蔡興亦於1957年4月16日辭世。蔡興雖與蔡昌聯手創辦了大新,他卻將大新業務交由蔡昌打理,自己則集中精力於先施的發展。

他於1919至1955年擔任香港先施的董事會主席,1937年更任總監督及司理,至1955年才辭去所有職務。另外他亦大力參與廣州及上海先施、上海東亞酒店等業務,還有香港先施的保險、人壽、化妝品生意,以及九龍先施的發展。

他還辦過或參與過馬玉山餅乾公司、興華制面廠、華洋織造廠、中華糖廠,中國郵船公司、中澳航業公司等,還擔任廣東銀行、國民銀行、香安燕梳公司及永生公司的董事或主席,為香港早期華資企業的發展作出了貢獻。

他曾先後獲港府委為保良局紳、團防局紳,並多次獲選為華東醫院總理、華商總會幹事值理、中山僑商會所主席。1923年還獲廣東省長禮聘為顧問。他還曾捐資家鄉創辦禮和男女學校、修建岐光醫院。

大新百貨結業

蔡昌病逝後,由兒子出掌香港大新,約20年後大新終於易手。1972年5月,『均隆 (香港) 有限公司』宣佈收購全部大新股份,收購的除了德輔道中的大新百貨外,還有堅尼地城的一座佔地8,500呎的大新貨倉[A5]

被均隆收購後不久,大新於同年12月又與『公和企業有限公司』合併,由公和入主大新。公和是當時本港著名建築集團之一,山頂的爐峰大廈、半山的梅塔、中區的萬國普通銀行大廈均為該公司所興建。該公司有意染指地產業,合併大新是為了它的兩個地盤。

合併後公和於1973年3月將德輔道中大新百貨大樓拆卸,正式結束大新半個世紀有多的百貨業務;而大新則搖身一變成為建築及置業集團[A6]

大新百貨結束後,經過工會和公司談判,公司發給每一員工一年一個月的遣散費,另3個月代通知金,還經員工賣貨尾後抽出總銀碼10%作佣金,結果勞資雙方和洽分手。

大新的做法立下了良好的榜樣,1986年大大百貨公司因被銀行接管破產關閉,初時雙方關係緊張,後經工會介入,以大新公司的經驗作藍本,賣貨尾償員工損失,最後較為圓滿地解決了問題[A7]


(全文完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[A1]『金圓券』,《中國歷史(一)》,《中國大百科全書》。



[A2]工商日報1935-10-18。



[A3]當年報章均說蔡昌享年76歲,但以他出生於1875年10月25日,率於1951年7月13日,過身那年還未過生日,所以應為75歲。



[A4]工商日報、華僑日報1951-07-14、07-16。



[A5]工商日報1972-05-27。



[A6]工商日報1972-12-12、12-13。



[A7]『惡劣的勞資關係』,東方日報2001-06-22

龍門陣專欄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